Skip to content

《仙魔鏖鋒》觀劇筆記vol.1

霹靂的故事為多線並進,通常會在檔次中期進行匯流,這樣的敘事方式有好有壞,一般比較常遇到的問題是新觀眾初次接觸時,即使從檔次第一集開始,也不容易看懂,加上第一集往往承接上一部劇情結尾,常遇到新人問「這些人為甚麼打架?他們是誰?」等疑問,而檔期的主線,則往往進行至6、7集後方成主導(前面倒不是隻字未提,而是埋梗、鋪線的部分不容易講明白),例如本檔《仙魔鏖鋒》的主角之一天跡.神毓逍遙,便是直到第二十章初登場,二刷、三刷的觀眾,自然知道天跡的布局很早便開始了(第一集),但第一次觀賞的人,恐怕直到二十章前尚未必能辨認出「主角」是誰,而霹靂的「主角」,也往往讓新觀眾雲裡霧裡,看不明白。

眾所周知,霹靂一哥是素還真,其他也有三台柱等說法,而霹靂布袋戲是(一時)不會完結的長壽劇,素還真亦確實是霹靂故事的核心人物,可在故事的長河中,他不一定回回是主角。每一檔都有其主題,而每個主題下會有應運而生的角色,可能是一個人,也可能是一組人。以本檔《霹靂天命之仙魔鏖鋒》來說,天命是主題,仙魔鏖鋒是主題下的故事,應天命而生的主要角色是夸幻之父,天命所指即是他的命運,但故事並不只是他個人的演繹,圍繞天命展開的便是玄黃三乘—天跡、地冥、人覺之間的消長演變,而天、地、人彼此之間也好,與他人也罷,更有一番恩怨情仇可訴。

有趣的是,在天命系列中,素還真的戲份在初期告一段落,暫且引退,也算間接印證了前文所說,素還真不一定每回都是主角。霹靂所展現的江湖,人人都有自己的故事,真的要歸類,我比較傾向於霹靂是群像劇。而群像劇自有其精彩,也有不盡人意之處。譬如多線劇情容易分散敘事連貫度,特別是某條線寫得特別差的時候,容易讓觀眾感到不耐煩,對此,編劇恐怕得負極大的責任,在此先不贅述。

《仙魔鏖鋒》的觀劇筆記,一方面是為了創作上更方便統整梳理,同時也是想作為劇集的推薦心得,盡量了解新人不得其門而入的原因(可能我初次接觸霹靂的年紀太小了,1993年的霹靂狂刀…XD 比較難想像入坑的門檻),並且盡可能講解帶領,心得筆記的部分,也會避免爆雷,但隨著劇情進展,可能多少無法密不透風,這點請見諒。

暫時的目標是寫完天命系列第一部的《仙魔鏖鋒》,一集一篇,仙魔可謂近期難得的佳作,角色性格鮮明,劇情緊湊精彩,雖然明珠難免有瑕,仍不減一看的價值。只希望能拋磚引玉,若能吸引新人觀賞,甚至進一步討論就太好了。

 

第一章 仙魔鏖鋒

—古原收尾,逆神暘出,縱橫子引出玄黃三乘及幕後提點之人,並且帶來一樁「天機」。

 

  • 天命

開場主要重點為夸幻之父與逆神暘之戰,狩宇創主逆神暘復甦降臨,二者極招相會,關鍵之時,圓箏(黿無極、魚美人之子)的哭聲使夸幻、逆神暘功體驟降,夸幻之父為逆神暘擊落,倒地嘔血。此處已為日後人之最的歸來埋下伏筆,並悄悄揭開本檔主題:「天命」之序幕。

此時的夸幻之父體內已產生變化

夸幻、逆神暘一戰後大侄子(樂尋遠)與任平生、玉梁皇談論是否歸順狩宇,提及夸幻之父的異狀。

樂尋遠:「不過,方才夸幻與逆神暘最終一招,為何似有元功流失之象?而夸幻元功流失,又更甚於逆神暘。」

 

  • 棋邪再出,玄黃三乘棋邪點出玄黃三乘(一)棋邪點出玄黃三乘(二)

棋邪縱橫子再出,點出「玄黃十甲子,三乘應洪荒;再過十日,就是你所說的天時」,暗示了玄黃三乘之身分及天時,不僅是本章提要,也帶出整部《仙魔鏖鋒》的主角群:玄黃三乘。棋邪此處所說的「你」,鋪下日後檯面上十分活躍的反派角色:鬼麒主,有意思的是,此鬼麒主甚至非彼鬼麒主。

引出「玄黃三乘」後,第一章運用至少5名角色帶出三乘(天、地、人)中的「天」,此際觀眾尚不知棋邪所言天機為何,僅憑「玄黃十甲子,三乘應洪荒」二句,並不容易直接聯想到人物,更傾向於卜辭所示之天數,此處從劇情上來理解亦可作為解釋,除了暗示檔期的重要角色外,也寫出了情節走向。

擔任埋下天跡出場線索的幾名角色:

  1. 樂尋遠—樂尋遠與任平生的對話中談到練仙者來歷:「練仙者喜居高處,因他們志於求仙,景慕天穹,欲登仙道,必近於天」,此段引出仙魔主角之一—仙道之巔第一人,天跡.神毓逍遙。
  2. 解鋒鏑—解鋒鏑路遇練仙者問仙箓,表示他若想見黿無極(圓公子),便一個人到隱蹤山的仙腳,引出天跡的第二個線索:仙腳
  3. 任平生—任平生與玉梁皇談論尋找練仙者線索,任平生因職業(導遊)之故,曾聽說武林中有一處靈峰,鍾靈毓秀,高聳凌天,凡人難登其頂,乃入仙門之道,人稱「仙腳」,登仙求道之人,無不崇仰。認為練仙者也許會前去此地。

三段對話、5個角色(樂尋遠、任平生、解鋒鏑、問仙箓、玉梁皇)皆直指一處明確的地點:仙腳。有了地點,也帶出時間:這5人各自因不同的理由欲前往仙腳(且有時效性),而練仙者問仙箓在這一串線索中扮演接引人的角色,他的言行明顯受「某人」指示,由此,有了時、地,人也接著呼之欲出。幾個場景也暗示這位可能隱居於世外之地「仙腳」的人十分重要,掌握不同勢力欲求得之關鍵,大有居於幕後運籌帷幄之意。

最後,在第一章即將結束時正式給出仙腳的景。

「仙之腳」毫無懸念的仙「腳」。ww(還有腿毛

同時,第一章亦透過生命練習生的劇情導引至「百毒六喪門」,百毒六喪門是霹靂劇情中出現時間頗久的組織(可追溯至《霹靂開天記之創神篇》),從創神篇至仙魔鏖鋒,至多橫跨7檔戲,雖未每部皆活躍於台前,也算是相當長壽且神秘的組織。其實霹靂有不少類似的組織或者角色,看的時間久了,偶爾便能收獲驚喜。(譬如編劇把忘了的設定或梗挖出來補完

生命練習生恢復意識後,不見紅塵雪蹤影,決定先到百毒六喪門取得夜笑花之淚,對方則表示練習生又能付出甚麼代價?為何特別記下此段,除了生命練習生在後續劇情上的比重,亦因百毒六喪門與玄黃三乘中的「地」之關聯。

從第一章可看到明確的鋪線(天跡)與埋下的暗示(地冥),以三乘已提其二的節奏來說還算快速,相對第二部〈斬魔錄〉,〈仙魔鏖鋒〉在故事進程的掌握上更為得宜。至於為何擔任要角的玄黃三乘會至二十章後才正式登場?這牽涉到檯面上下各方勢力,以及將前一部〈古原爭霸〉的劇情收線之故。霹靂的劇情線一般很長,光是埋線便用上一、二部劇的長度並不稀奇,只是無論對舊戲迷或新觀眾,如何在顧及長線劇情時持續刺激觀看欲望,是編劇必須時刻警惕的關鍵。我建議對霹靂有興趣的讀者,無論是從未接觸過布袋戲,或者因《東離劍遊紀》而對霹靂本劇感到好奇(本劇和東離是不同的編劇,這應該不用提醒了XD),還是先看了金光,想嘗試看看霹靂等等;霹靂的敘事手法,相對而言確實較不易進入,可以將檔期前幾章作為人物介紹,起碼試著將臉與名字做出連結,因霹靂角色眾多,一般認識一章中出現的所有角色就蠻夠看了,至於劇情,除了google(不建議,十分容易爆雷,但若不介意被捏,只想看懂人物之間的關係或「他們究竟在做甚麼」請自便),我的參考意見是看下去吧!看下去就知道了。因為我本身就是這麼看劇,不僅僅是對於霹靂。我喜歡自己將原本看不懂的劇情,順著發展慢慢推敲出它原本的樣貌,而本身也非對捏他極為敏感的人,遇到真的很在意的疑問時,我也會尋求google的幫助。233

至於其他戲迷提供的方式:找出一見鍾情的角色,從他出場的集數開始看。這未嘗不是辦法,坦白說,在寫觀劇筆記前,構思階段時我曾猶豫是否直接從天地人法出場切入,過後考慮到我並非只想寫角色評點,而是希望能「推薦這部劇集」,既然如此,角色出場切入的筆記方式,造就的結果便可能與預期不符,加上自己在創作上確有需求,便決定以章回為本,梳理其中與天地人法(或核心骨幹)有關的情節,整理過程付諸電子化,除了方便創作時搜索,也希望能多少發揮幫助/吸引新觀眾欣賞劇情的效用。

總之,雖然作為第一回觀劇筆記,科普和談論入門方式反而占去大部分,但有些地方未作多言,也是希望不僅僅「將劇情流水化」而已,畢竟書寫目的不在於轉化文字敘述,而是從劇中挑出線頭、理出線索,進而深入理解角色與故事。

第二回會要求自己別廢話那麼多。XDD 若有劇情整理上的建議或疑問,也請不吝指教。

 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