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《仙魔鏖鋒》觀劇筆記vol.3

「人間由來天子尊,舉槍立判雲泥分。莫問頂峰更為何,笑看風雲不留痕。」

第三章 計、計、計

—夔禺疆吸收聖母精元,幽界勢力大變;夸幻之父驚見浩星探龍,孤星淚將與練習生、紅塵雪等劇情線連接。

 

  • 幽界之變

夔禺疆殺害聖母,朱雀衣驚怒之下出手,卻意外為地繭無限攔截。
朱雀衣倉皇奔逃,風之痕緊追在後,此時第二章為地繭無限擊飛的白衣劍少出現,為師父風之痕受夔禺疆控制痛心。白衣表示,既然如此,三天後約戰孤獨峰了斷一切。白衣劍少攔截風之痕(一)白衣劍少攔截風之痕(二)白衣劍少攔截風之痕(三)

「現在的我對你而言,只是白衣劍少?」

白衣劍少:「師尊,如果一切終究回歸原點,那我也要再一次讓你清醒。」

夔禺疆吸收九嬰晶元,表示當世有兩大目標能讓他印証威能,地繭無限點出夸幻之父及狩宇暘神,風之痕回報朱雀衣已脫逃,夔禺疆要地繭無限處理朱雀衣。地繭無限(眼睛總不睜開是個伏筆)

朱雀衣美貌苦勞的兄長地繭無限。233
夔禺疆訂出幽界新目標:

  1. 殺夸幻之父
  2. 誅圓公子
  3. 消滅魔吞不動城。

從這裡可瞭解各劇情線正逐步靠攏,幽界即將與夸幻之父(主線)接軌,同時繼續上一部《古原爭霸》的圓公子、魔吞不動城線,而後面二條線,從第二章的內容來看已進入尾聲。

待地繭無限及風之痕離開後,夔禺疆拿出九五之盒(重要道具),問道接下來九五之盒要讓他看見怎樣的未來?九五之盒則顯現出新的線索:釋魔錄。而聖母殘軀也有所動作,這兩幕牽涉後續劇情轉折,十分重要。《釋魔錄》,看起來似乎是一本書

九五之盒牽涉本檔幕後黑手,是關鍵伏筆。可以說,此刻本系列的超一線Boss已開始給夔禺疆下套。

 

  • 解鋒鏑引夸幻之父入彀

延續第二章狂刀前往雲渡山問罪夸幻之父(關於兩人的過節,要追溯至前一部劇《古原爭霸》),同時欲回雲渡山的解鋒鏑遇狩宇包圍,皇暘耿日表示狩宇已知是解鋒鏑救走夸幻之父,要求其回狩宇交代。解鋒鏑開大招跑了(…),臨去時表示,待他事情了結,自會上狩宇賠罪。

承接上一段狂刀戰夸幻之父,解鋒鏑趕回雲渡山介入兩人戰局,此處可參考上一章:解鋒鏑要金獅(狂刀)前去雲渡山攻擊夸幻之父的劇情,即是解鋒鏑來為狂刀解套,因目的已然達成。

夸幻之父表示自己能處理與狂刀之事,解鋒鏑回道,他看得出方才對戰中,夸幻之父並未打算置狂刀於死地,既是如此何必再戰?並且強調,自己與狂刀早已為了夸幻之父友情破裂(666),若夸幻之父有心,他便努力斡旋,避免日後再生衝突。沒寫入本文的吐槽:標題不應該是正式名稱麼?自稱[?]殘章有點可愛解鋒鏑拿出三頁殘章,詢問夸幻之父是否記得,並稱黿無極已將山海奇觀的寶藏交由他發落,而殘章乃是戰火餘留之物,夸幻之父從何而得?可知道裡面的奇異文字是甚麼內容?(此處可參閱第二章解鋒鏑詢問練仙者奇文異字橋段)

夸幻之父回道,他的珍藏甚豐,早已忘了殘章從何得來。解鋒鏑吐槽夸幻,真希望他記仇的能力可與他記事一樣(差勁),夸幻之父嘴解鋒鏑,他還記得山海奇觀的一切仍歸自己所有。233解鋒鏑調侃夸幻之父(一)解鋒鏑調侃夸幻之父(二)解鋒鏑表示,可惜那些珍寶已不在山海奇觀,被夸幻之父指控他與黿無極都趁火打劫。解鋒鏑說自己無心於珍寶,只是好奇殘章內容,難道夸幻之父不想了解麼?

解鋒鏑:「聽聞仙腳的品愁惶能識天下文字,讓吾前去請教。」

解鋒鏑將硫炎靈萜物歸原主,此處可參閱第二章墨傾池尋解鋒鏑討硫炎靈萜橋段,當時解鋒鏑表示此物已交還夸幻之父,由此可證解鋒鏑坑了墨傾池,當時物品還在解鋒鏑手上。←

夸幻之父:「如果真要物歸原主,不該只有此物啊。你單單只將硫炎靈萜交我,一定有甚麼原因。」

解鋒鏑順勢表明硫炎靈萜乃墨傾池所需之物,本為夸幻之父擁有,就由夸幻之父決定去處。是否贈送墨傾池,或者如何贈送皆是他的自由,並決定前往仙腳為夸幻之父求得殘章之義,與第二章仙腳場景互相呼應。

這段文戲十分不錯,呈現了解鋒鏑(素還真)的行事作風及話術。素還真出道三十年以來,辦事風格有所轉變,雖然他並非傳統成長型主角(他甫出場定位便不低,曾做過武林皇帝),但歷經波折、低谷,亦慢慢走出不同的道路。霹靂用(現實中的)三十年時間塑造主角,其人不可謂不飽滿,探索素還真是很有趣的事情,無論心中對他的好惡偏向哪一方。

赦天琴箕送解鋒鏑前往仙腳,詢問狂刀前來找夸幻之父報仇,是不是解鋒鏑的意思?

解鋒鏑:「夸幻之父體內的聖珠需要不斷被激發,如今他前後經歷數戰,再加上狂刀今天這一戰,我看得出夸幻之父體內聖珠的功成,只是靜待天時之事。」

解鋒鏑請赦天琴箕多加留心,這段時間正是夸幻之父的緊要關頭。

 

  • 芙蓉鋪之約

離開雲渡山的亂世狂刀接到飛信,信中表示芙蓉鑄客出事,要他速至芙蓉鋪。

 

  • 天子之前,何以稱尊

紅塵雪武戲,以一敵二(假玉梁皇、任平生),側重了紅塵雪的實力,即便前一部劇集已確知紅塵雪武功不俗,這一段強調了她「槍中天子」的設定。

「人間由來天子尊,舉槍立判雲泥分。莫問頂峰更為何,笑看風雲不留痕。」

啟示國度之人介入爭鬥,假玉梁皇及任平生順勢而退。弒君士表示,此回相助只為詢問棄神類的下落。紅塵雪表示自己與棄神類毫無瓜葛,弒君士所問非人。啟示國度眾轉而詢問棄神谷內,與紅塵雪、練習生同行的少女(琥珀)在哪裡?

紅塵雪回應,自己沒有告知的義務。斬敵士勸道,棄神類的下落牽連一樁天大祕密,他(虩)離開棄神谷是禍非福,他們一定要找到歌聲源頭,將虩引回棄神谷。

紅塵雪:「算算時間,此時告知他們(琥珀的下落),恐會壞了琥珀與練習生的求藥之行。」

紅塵雪告知啟示國度眾人,琥珀來自污山盡頭
方才交手,紅塵雪已認出蒙面黑衣人為任平生(叔叔),尋思當年父親遇害的背後,恐怕隱藏更多真相。紅塵雪決定先調查父親為何會變成凶首,而此事與夸幻之父息息相關,便往山海奇觀一行。此處紅塵雪線與夸幻之父線接續上了

 

  • 浩星探龍

赦天琴箕回返雲渡山,發現夸幻之父已離開,十分擔憂。
夸幻之父前往山海奇觀,慨歎曾是靠自己雙手苦創、引以為豪的山海奇觀,雖風景依舊,此刻卻對這樣的錦繡山河好似看穿了甚麼,又憶起了甚麼。夸幻之父與浩星探龍(一)夸幻之父與浩星探龍(二)「獸王陵」

重要段落,浩星探龍(第二張圖之人)初次登場。

夸幻之父腦海浮現一名陌生男子(浩星探龍),以及戰場與獸王陵,他不解為何會看到這些景象?不得其解之下,夸幻之父認為古原爭霸既已過去,山海奇觀也該沉埋在歷史之下,遂出手擊毀山海奇觀。

 

  • 墨傾池一討硫炎靈萜

墨傾池為硫炎靈萜找上夸幻之父,表示若夸幻之父能將此物贈予,他必當回報,並在掌心劃上一道痕跡,以此立約。

 

  • 魔吞不動城解散,《古原爭霸》收線

解鋒鏑回魔吞不動城,表示會帶黿無極前來與魚美人團圓,並且安排兩人退隱,路上拜託蒼鷹(葉小釵)、燎宇鳳(倦收天)及銀豹(原無鄉)多費心思。

解鋒鏑認為,不動城當初為抗異識而集結,如今成員的真實身分已被識破,覆面行事已無必要,決定今後化整為零,只執行重點工作。大致交待後,解鋒鏑表示自己能放心再入泥婆暗界,尋找一線生。(屈世途杯杯,舊劇便活躍至今的人物)而進入泥婆暗界需要特殊方法,已有一線生前鑑,不能再讓葉小釵冒險,故婉拒葉小釵的陪伴。解鋒鏑預備隱退(一)解鋒鏑預備隱退(二)至此魔吞不動城正式解散,也代表上一部《古原爭霸》又一條劇情線結束。

 

  • 日月星三光鏡

假玉梁皇與任平生來到仙腳,兩人欲提氣攀頂,卻發現仙腳奇石相雜,難以借力,更有人(天跡)設下限制,使人無法一躍而至。

品愁惶察覺來人,下山一會,兩人詢問黿無極下落,品愁惶表示黿無極正在山巔,若欲尋黿無極,仍然得親自上山才能帶走。任平生思量,恐怕只有「他們」才能將黿無極帶回,打算與品愁惶一談交易。品愁惶表示,只要將日月星三光鏡取來(注意,品愁惶第二次提到此物品),便將黿無極交出。

假玉梁皇與任平生討論,從未聽聞日月星三光鏡,然而時間有限,擔憂黿無極落入他人之手。假玉梁皇認為,品愁惶恐與其他人也有相同交易,也許他們能夠守株待兔,等交易之人前來,再伺機奪物、借花獻佛。

 

  • 孤星淚 & 邪天子

孤星淚懸崖邊孤星淚默想與邪天子的兒時往事,提到孤星淚曾經為村裡的老太醫華鵲(這名字很有槽點)所救,不然苦練邪槍的孤星淚早身中邪毒而死。

華鵲引出後面出場的華芷姐弟,兩人為華鵲的兒女。孤星淚正臉邪天子提到華鵲一家的生活過得不好,而孤星淚一直想報答恩人,邪天子偶爾便會幫忙送些物品過去。

鏡頭一轉,長大的孤星淚已通過百邪關考驗,取得百步銀邪槍(這裡指的應是百步銀蛇,因布袋戲祖師爺曾被蛇咬過,不會在口白中出現「蛇」,而以「邪」代之),邪天子十分高興,認為終於能夠與孤星淚來一場正式的決鬥。邪天子仍是孤星淚未料,邪天子在決鬥中為百步銀邪槍所傷,竟因此神識顛狂,不知所蹤。

 

  • 灼世烈眼

啟示國度眾人來到污山盡頭,正待前往琥珀居處時,虩悍然來到,同時高聲吶喊琥珀的名字。
然而琥珀早已隨生命練習生離開,鏡頭給了虩雙眼特寫,再經由污山女蘿之口,帶出「灼世烈眼」這項關鍵。
弒君士表明,娜珈已暗中追下虩,他打算直接針對虩,將之擒回棄神谷。但斬敵士認為,憑虩的實力,擒比殺更艱難;弒君士則回應,他自有辦法一試。

 

  • 磺色客棧

生命練習生帶著琥珀來到磺色客棧,表示終於找齊全部的藥材。此處對應前面紅塵雪所提的求藥之行。

磺色客棧與劇中某檯面上的中Boss有關,會牽引出琥珀的真實身分。

 

  • 單鋒創者

拿到硫炎靈萜的墨傾池治好內傷,決心「無論生死,都要找到你的下落」,此處的「你」指的是邃無端。

墨傾池回憶,以往邃無端曾向他提起單鋒劍,這裡算是交代了前幾部舞台主場之一的單鋒劍(可以理解為武學流派,推崇者甚多),將單鋒創者(老祖w)邃無端引上檯面。單鋒劍及創始人(一)單鋒劍及創始人(二)單鋒劍及創始人(三)單鋒劍及創始人(四)單鋒劍及創始人(五)單鋒劍及創始人(六)

邃無端:「聖司(墨傾池)說劍,是立於儒士用劍,以人為本;而我所說,是立於行器之方,以武為本。聖司的劍,表征儒士端方,行武清正,是用以彰顯劍者心性,而非劍武之能。我所求的,則非以劍示人,而是劍境臻上,隱其單鋒、破除常規後,方得行劍新路。不求為我所用,只求武道開展。」

墨傾池:「縱然我欣賞你單純論器究武的這番言論,我的劍只將以人為本,劍者人用,人有提新,劍不落舊。單鋒若好,非劍之能,而是因你創行開道,用於正途。若不好,非劍之過,也只因行者有偏。」

墨傾池及邃無端的對話,顯示出單鋒創者的武學境界,武力的定位很高。

這段文戲需要反復咀嚼,從兩人的對話可以看出,邃無端以器行方(以武為本),聖司則以人為本,對於劍道的領悟有所不同。後面的劇情會持續透露邃無端如何失蹤,以及再出後的演變,而他因不以劍示人,所以劍心純粹,境界極高,單鋒流派的發揚,始於他在山壁劃下一道劍痕,讓後世人仰望百年仍不解其意,遂衍生出以單鋒為旨的流派。

至於邃無端本人,留下劍痕後便失去行蹤,這也是墨傾池行動的源頭(尋找邃無端的下落),這些都會在後續劇情中交代。
而墨傾池對於單鋒劍的看法,也點出《仙魔鏖鋒》前幾部劇集中單鋒追隨者們的作為,用於逆道乃行者有偏,非劍(器)之過。這裡顯示出墨傾池的眼界及心性,對於角色塑造有不俗的加成。

墨傾池要邃無端別聲張單鋒劍的想法,因儒劍之形與意本有規制,若讓掌門知道,墨傾池擔憂邃無端又會受到責難。
邃無端表示自己只是一介奚奴,本不被允許研學習武,是遇上聖司才得此機會。儒門除了聖司,也無人願意與他一談。此處帶出邃無端在儒門的困境,也引動觀眾好奇背後的原因。墨傾池對邃無端意義非凡(一)墨傾池對邃無端意義非凡(二)墨傾池勉勵他,身分位階本是他人所設,並不妨礙邃無端的心性天賦。儒門中大部分的人還不如邃無端純善,更無人能及邃無端對劍道的領悟。若不是受人所制,邃無端早該聲名遠揚,立於儒劍頂峰。

墨傾池表示,如今三教互爭、各門相貶、狼狽為奸、附強欺弱之事早成習慣,而自己也不是悲憫博愛之人,故厭倦求去。邃無端則認為,這方圓中也有許多人因聖司獲生,向來令他欽佩,聖司就此離去不免可惜。

墨傾池:「留待此處,已無我可行之事。我的行動只會受組織運作而有偏頗,成為無用。更甚,將成有害。這不是我所期望,我的能力只願助當助之人,我的劍只願護欲護之人,但此處已沒有我所在乎的人,除了你。」

墨傾池希望邃無端能一同離開儒門,困於此處對他無益。邃無端表示,聖司也知道他的前人(父母)有愧於儒門,他必須留下償罪,不得離去。(淪為奚奴的原因)聖司則言,邃無端若想走,他自有辦法帶他離開。

這段對話引出了本檔主線之一:單鋒罪者的前因。而單鋒創者邃無端的故事,也牽起以「單鋒劍」為中心的一系列劇情。可以說,邃無端是承接前面幾部劇情的結果與新線的開始,從他身上帶出了《仙魔鏖鋒》後面的劍族、單鋒罪者和幕後黑手(超一線Boss)等劇情,對於作品中故事開展下角色的定位及安排,編劇的操作手法頗值得借鑒。

邃無端不願牽連墨傾池而猶豫不決,墨傾池道,他會在雲歸山等他三日,等他想清楚了,若仍不願前往,十年後再相會也可。

豈知自那一日,邃無端便失蹤了(大約五百年),這一段劇情終於釐清墨傾池過去所為的動機,並且埋下日後情節上的伏筆,故此橋段非常重要。

 

  • 白衣劍少尋解鋒鏑

解鋒鏑拿到日月星三光鏡,準備前往仙腳赴約,白衣劍少中途攔下,告知風之痕之事,表示天魔繭積極救回魔流劍的目的,無非是為了恢復聖母的生命以延續幽界的生命力,可天魔繭卻殺了聖母,成為幽界之主,而魔流劍則全然為天魔繭所控制。

白衣劍少希望幽界之事能交給他全權處理,他會將幽界殲滅(白衣心急則亂了),阻止風之痕成為天魔繭的殺人機器。若他不幸敗在風之痕手下,再請解鋒鏑設法挽回。

解鋒鏑表示,天涯半窟的陰陽婆或可一試,他可帶白衣劍少前去求助。

秦假仙、業途靈與舍脂多的對話,交代了陰陽婆為何轉變為「木之櫳」舍脂多,此處牽涉到前面幾部劇情在此不提。解鋒鏑攜白衣劍少來見,為風之痕一事求助於她。

舍脂多表示,風之痕的魂魄已陷入沉睡,但只要軀體不死便還有一絲希望。白衣劍少坦白,自己與風之痕的對決毫無勝算,解鋒鏑希望他能借助於黑衣劍少,並請舍脂多從旁協助。

繼續往仙腳行去的解鋒鏑,來到中途為假玉梁皇及任平生攔路。

這裡已轉為夜晚場景,時序變化的細節好評。雖然也常常白天黑夜分不清楚2333

 

  • 帝詔闕九重一攔夸幻之父

紅塵雪為父親遇害之事找上夸幻之父,最後兩幕場景呼應開頭劇情,並且為下一章做出預告。紅塵雪強勢擋關夸幻之父

配圖字幕為第四章標題。(標題與紅塵雪&夸幻無關就是233)

以上為《仙魔鏖鋒》第三章劇情整理,若有任何建議或指正,歡迎與我討論。

 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