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「一醉如夢,緣盡莫求」—淺談一頁書與眾相凡窟

一頁書:「一醉如夢,緣盡莫求;曾經存在,所以執著。無法放下,便成執念…眾相可捨,但情無須放下,即是無常現真性。所以,一頁書終究非佛,無法自命崇高,欺騙這顆人心。」

—《聖魔戰印》第二十四章

梵天之路,在頓悟己身非佛後,終觸及了神性。

為了讓葉小釵復活,一頁書擔起護棺之行,路途艱險,邪祟逼殺,緣醉莫求和聖彌陀捐軀,待一頁書與悟劍聲(金小俠)成功運棺至古武族處後,一頁書獨自帶著緣醉莫求的劍(眾生相)回返眾相凡窟。
在眾相凡窟中,一頁書將眾生相交給巫陽神女,表示眾相凡窟才是緣醉莫求的歸處,但神女卻問:緣醉莫求,那是何人?

一頁書答,那是之前伴他進入眾相凡窟的修者,也是眾生相原本的主人。神女回,聖僧所說之劍何來?只見神女手中空無一物,一頁書不禁訝然。神女又說,自始至終,她只看到聖僧一人,一頁書所說的「緣醉莫求」,既言莫求,緣從何來?醉從何來?

一頁書方頓悟:緣盡莫求

通過考驗後,又一顆增減非玉交到一頁書手上,增減非玉所呈現的也許是一頁書的劫,或是心魔,但一頁書經此種種,更加堅定行路之心,「一頁書之腳步,不容他者罣礙阻行」,儘管不斷承受無力回天之慟,緣盡莫求之歎,一頁書的初心始終不改,或許途中不免迷茫困頓(對照梟皇時期入魔),可這顆人心,依舊為蒼生跳動。

魔化一頁書(此段落已恢復神智)這一段對白我尚未去查出自哪位編劇,以前看霹靂討論串,有道友指出一些凸顯編劇功力的橋段,大架構的安排是一,小細節的對話為二,如四智武童與白髮書在雲渡山的對話即頗受稱許,那段落的文字運用真是非常精湛,也讓人十分觸動。



本文初始發表於噗浪(Plurk),歡迎同好及噗友交流討論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