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「成全人間正道那虛偽的高貴」—他化闡提

他化闡提初登場時全身纏滿繃帶,因他以自身力量維持被封印的魔城生機,故有解釋為身上皆是傷痕。小弟斷滅出走魔城後,他化挑起魔族生存重任,觀察局勢、謀劃太荒神決,指揮聖魔大戰。在劇情中,他是魔主,亦為聖魔對立的「魔之一方」,粗淺來說,也就是檯面上的反派。

初登場的他化闡提作為「反派」,前期他化布計連環,如非屍流騷動、指派虛靈魔官滲透邪尊道、誘使慕容情與失路英雄入套、利用擎海潮插針、引動鬼如來意識(他化哥哥的耳邊呢喃XD)等等,幕後黑手便是他化,而一系列的擘畫,便是為了魔族之生存。他善待下屬與歸化人士(如愁未央、槐破夢),心機手段一致對外,對於敵人絕不留情。
他化、闡提皆為佛教用語,闡提意為極難成佛的眾生,劇中指的是闡提一脈。他化典故則是他化自在天,為佛教中六欲天的第六天,而「第六天魔王」則妨害一切正法、阻礙修行。

當初斷滅闡提因緣際會結識淨無幻(登道岸掌門),心生愛慕,不顧兄長他化反對棄魔從道(出走魔城至登道岸修行),在登道岸久居的日子,讓斷滅闡提對魔族的未來有了不同的看法。他化對於弟弟的出走(就劇中對白來看,其他魔族十分不諒解斷滅此舉,甚或認為這是背叛),並未採取誅殺叛徒或強硬要求其回歸的作法,且掌握了魔皇陵祕密的他化,也從不考慮以犧牲斷滅復活魔皇為手段。在斷滅一意逼問時,亦少有的斷然拒絕回應弟弟的疑問。

下屬寂滅邪羅在太荒神決奮戰身亡,魔主他化厚葬之,並說道「魔之一脈,身軀雖死,戰魂永存,魂兮來歸,魔威不滅」,無形中亦暗示了許久之後其魔父質辛沉眠的段落。
坦白說,聖魔大戰的主線寫得不太好,有戲迷笑稱是「聖魔運動會」,前期鋪墊也略沉悶,親友中就有看不下去而跳劇的例子。仔細想想,如果不是師尹,我未必會耐著性子看聖魔大戰…不過當初挑這部《聖魔戰印》來補,倒也不是為了師尹,而是想看看梟皇論戰後四魌界如何收尾。

(然後順道把《問鼎天下》也看了,而喜歡上他化哥哥完全是意料之外。233)

他化對魔族有生存的承諾,過去聖魔大戰,因厲族算計導致魔皇身死,留下他化與斷滅兄弟倆,他化擔起父親的責任,扛起魔族子民的生息繁衍。他化曾對斷滅說道:

「所謂的魔,只是想按照自己的方式生存下去,我們原本也無心化天下為魔城,行事無忌,與天下正道常有衝突,聖方已有定見,每有除惡務盡之想,因勢利導,化小爭為大戰。」

這是他化的立場,觀劇途中,也有觀眾質疑所謂「魔族的生存方式」,也許會造成人族或他族的損害,因此對於他化的想法不以為然。可這一點,劇中的角色卻也巧妙地點了出來:

「人心對聖魔好惡不同,讓魔城受了先天侷限,在一般人眼中,聖針對魔是維護天下太平,在魔的眼裡,卻是聖容不下我們生存,一心趕盡殺絕。

何為正?何為邪?當觀眾看到聖方種種作為,或陰險、或殘酷,不由得讓人反思;霹靂長久以來(也是我始終很心心念念)的主要課題之一,就是對於正邪的大哉問,觀賞的過程中也很有意思,因近年來霹靂前進中國的關係,有不少中國道友慢慢產生,而民風的差異,使得中國觀眾對霹靂劇情中的灰色部分反應很大(我看了都有點驚訝),對部分中國觀眾而言,正與邪是很一翻兩瞪眼的事,鮮少有灰色地帶存在(這點也反應在不少議題上頭),可是人情哪有這麼完美的非黑即白,一體多面才是常態…所以一個人物若成功,必定是其有觀眾可愛可恨之處,至少我對於出彩角色的理解是這樣的。

聖魔之戰最終,魔族被聖方逼進豔涼谷,此橋段是成全魔族塑造的最高峰,豔涼谷地理環境剋制魔體,眾將士委靡不振,他化以自身精血餵食,抵抗旱毒。對他來說,子民是他的一切,從失去魔父、扛下魔族那一刻,他所作的一切,只求一個結果。
魔族突圍而出,在聖方圍殺下,為護闡提一脈,不惜自爆魔元、馬革裹屍。看在他化眼裡又是何等心痛?最後,他終於放下魔主的尊貴,如一個普通的兄長般祈求:「斷滅,只要你活著,為兄我雖死猶生。」斷滅卻也不願兄長獨行,向天借命,斷首去也,當他化看到無頭將緩緩而來,那不可置信、心痛如絞的顫抖與呼喚,真是讓人非常難過…他化闡提獨自尋找小弟首級

「你不捨吾死,又為何捨得讓吾這般痛心徹骨呢?小弟啊…」

他化是重情的魔,這不曉得是否也算一種通則,在布布世界中,人以外的種族往往十分重情(好噠我確實在婊人族XDD),他化也不例外。當他在谷底獨自尋找弟弟的首級,遇到聞訊前來的愁未央,得知槐破夢單方面脫離魔城,不禁感歎:「原以為他們會如你一般懂得珍惜」,魔城行事乾脆,答應了甚麼事,只要條件做到了,必定信守承諾。當然這是明面上的交易,檯面下的算計是少不了的。愁未央表示希望與魔主一道,因現今聖方追殺,他實在不放心,魔主則向愁未央交代後續事宜,冷靜籌謀下,絲毫看不出甫失去親人的哀痛,愁未央雖擔憂,仍照魔主吩咐去了,心中不禁思量:在這不容軟弱的堅強背後,又是如何破碎的心呢?

其實愁未央的內心獨白(破碎的心那一句),個人覺得寫得太過了,不過為顧及部分觀眾,可能編劇還是得寫明白一些吧。(可以想像如果沒有這句話,恐怕真會有觀眾以為他化冷酷無情…
他化與斷滅最大的不同,在於他沒有軟弱、徬徨的權力。斷滅可以為追求所愛出走,為心中理想抗爭,他化的路卻只有一條道走到黑,無論他內心如何哀慟,眼下永遠有更重要的事必須去做。從劇情內容來看,當年魔皇身殞時他化已記事了,也許還相當年輕,且魔皇父子間的感情應該是不錯的,失去父親,他必定十分難受,可是為了魔城子民,他以身擔起全城生機,命運給他傷感的時間不多,甚至到了斷滅身死,他也不能停下腳步。

而他化表露內心,則是在終於找到斷滅的頭顱那一刻:

「現在只剩吾一人了…魔族之血,你我之命,足夠成全人間正道那最虛偽的高貴了吧。」

及至他化帶著鬼如來前往魔皇陵,這些都是後話了。

撰寫至此,必須一提霹靂為魔族量身打造的〈百夫軍歌〉,豔涼谷一役,當此曲響起時,著實將情緒與氛圍渲染到位了,如今再聽猶覺不忍,詞、曲、唱相得益彰,令人萬分感歎。而最終一戰,亦於劇集《問鼎天下》中化為片尾〈豔涼曲〉,誠摯推薦。



延伸閱讀:「魔佛妖僧怪和尚,聲聲句句鬼如來」—鬼如來 & 他化闡提

同時受聖魔雙方追殺的佛愆鬼如來逃往魔皇陵,此時素還真尋來,欲勸說鬼如來與他一同前往正道解釋。(聖魔大戰前,帝如來受明巒之主遊說,以鬼如來身份臥底魔城,豈知大戰結束後,聖方翻臉不認,魔方亦以叛徒之罪追殺。)

—《問鼎天下》第二十四章

素還真遊說鬼如來(一)素還真遊說鬼如來(二)素還真遊說鬼如來(三)素還真遊說鬼如來(四)素還真遊說鬼如來(五)然而佛愆拒絕了。

「他化闡提的屍身」觸動了佛愆的神經,當時大敗並將希望寄於復活魔皇(也是自己與斷滅的父親)的他化,正是在魔皇陵為佛愆所殺,也是在那時刻,佛愆才知明巒已受厲族滲透,自己更為之利用,破壞了魔皇復生的關鍵。這場聖魔之戰,兩敗俱傷的雙方皆成了厲族崛起的墊腳石。

「吾重信吾之一方,被吾反手算計;吾重之信之一方,卻在正義之下,以蒼生為名逞其奸滑,吾不悔為眾生入地獄,亦不悔誅殺他化闡提了兵禍,只深悔不能提前洞明奸謀,以致如今隨人起舞。

素還真勸道,佛首(帝如來稱號)的境遇他感同身受,只要佛首衛世之心依然,相信時間會還之清白,而澄清真相正是為了不讓奸佞之徒惡心逞然。佛愆指出,素還真如今的作法,不過是再給惡人攻擊素還真的機會(素素遭聖方主事指控與佛愆同謀),並提到他化闡提屍身已毀之事。

佛愆拒絕素還真的提議(一)佛愆拒絕素還真的提議(二)佛愆拒絕素還真的提議(三)佛愆拒絕素還真的提議(四)佛愆拒絕素還真的提議(五)佛愆拒絕素還真的提議(六)佛愆拒絕素還真的提議(七)

他化闡提屍身已毀,付諸塵埃,就算他屍身尚存,吾深敬他之為人,取其屍身獻於小人之前,此等侮辱,恕吾決計難為。

佛愆表示,鬼如來有鬼如來要行的路,他將以一己之力,揭開真正的禍世魔障。
常常看戲迷說霹靂佛門遍地是六根不淨的出家人,有人醉心權力,有人擅長內鬥,甚至有人帶著強烈的種族歧視(??),坦白說從看霹靂至今(超過十年了當作有點小談資LOL),我也暗暗覺得霹靂是不是佛門黑…可是在眾多的修行者中,確實有幾位真正心懷慈悲、救苦救難的「大師」,而這些修者在濟世路上,或選擇以殺止業,或者以身飼虎,所行諸般法門,皆不出一顆「人心」。正是那些以人為本的初衷,才更加讓我動容。

而佛愆和他化是讓我感到十分可惜的兩人(應該說一魔一佛),即便鬼如來的催化是因著他化的呢喃(從帝如來→鬼如來的過程),而鬼如來行至魔主他化身邊亦為了殺他,可兩人在高度與性格上其實非常契合。從立場來說,相互有虧欠,從行事來講,皆有力挽狂瀾的魄力。
如果不是聖魔對立,也許兩人永遠不會相遇,可如果有那麼點微末的機會,得以在沒有那些勢力算計的背景下相識,或者能夠成為一對知己,而佛愆也表示,他化的為人深得他敬重,而這點對他化人格的肯定,無關任何立場身份。

在聖魔戰印到天競鏖鋒幾部玄幻色彩濃重的故事背景下,這些展現了江湖俠義的段落我十分喜歡,對於可敬的對手,即便對方身死(許多甚至為死在自己刀下),也不會污衊其身後,真是非常可貴。


本文初始發表於噗浪(Plurk)、延伸閱讀:魔佛妖僧怪和尚,聲聲句句鬼如來,歡迎同好及噗友交流討論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